总想写点什么——近期的一些所思所想

总想写点什么,又总是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最近思绪总是断断续续,或者可能从进入了大学开始就是这样了,不像在高中时期可以十分专注于一件事情很久,在某本书中可能会如下描述——没法进行长时间的线性思考。

思绪来的太快,消失的也太快,我把我的一些人畜无害的想法记录下来并分享出来,让自己的思路能留下写痕迹,也希望对读者有些启发,或者全当作是读来消遣吧。

或许与高中时期的时间分配有关系,那会儿我并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有可以一直玩的东西(比如手机)或者有恋爱可谈,平时除了完成学校要求的内容以外就是一个人看禁书(即计算机,心理学方面的书)的时间,生活中的琐事几乎全部”外包“给父母,自然有很多的时间用来”进行长时间的线形思考“,所以那段时间我也写了不少文章,基本可以很容易地针对一个问题从各个方面理解并成文。

记得当时看到网上有一些所谓的千字文计划,似乎讲的是一些博主通过强迫自己写千字文来提升自己的控制文字,提升思路的能力,高中时看着觉得新奇,认为这样本来就很容易嘛,哪里需要自己专门去练习呢?

而现在到了大学,才发现自己的写文章能力越来越弱,每每想写点东西都没法集中精神,刚刚动笔就因为思路被打断(无论是自发的还是别人造成的,且前者发生的几率更大)被:q!然后无情地rm -f
现在每天的课程虽然不像高中密度那么大,但是与高中相比,有大量琐事需要自行处理,能一个人安安静静想问题的时间被一再压缩,且经常会处于一个矛盾状态,难以平衡自己思路发展方向,如果写下来是否会暴露自己的某些隐私信息,是否会给自己带来法律上的问题,且由于这里基本是我的实名身份,我明白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稍有不慎就会给我带来麻烦,种种约束形如被捆绑着手足的舞蹈,完全施展不开自己的思路,很多小的思绪就会在萌芽来不及深入思考就被丢弃。

除了对文章的把握以外,我的耐心也在逐渐下降,和写文章的思路一样,有的时候打算尝试点新的技术,但是可能在开始时遇到了一些小的麻烦就直接放弃尝试,情况和我在向同学看一个项目的技术文档时类似,当对方看到满屏幕的英文时,多半是一句“不看了”,直接放弃阅读的尝试。
每当我为他惋惜错过了多少精彩的内容的时候也在自己反思,像我这样越来越“擅长”知难而退的行为是否也给我带来了损失呢?
每放弃一个项目,学习,可能感兴趣的人时,我几乎都会自我欺骗说这样继续下去是沉没成本,因为我没有看到眼前的优势,或者说,我的眼光变短了,开始越来越喜欢追逐小的Goods,变得功利主义,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会极大限制我的发展,虽然目前我作出了诸多改善的尝试,但似乎没有理想中那么美好。

自己的一个朋友和我说在中国越是好的大学功利主义的学生就越多,虽然我感觉我周边的同学没有那么的功利主义(他们只是沉迷游戏影响我睡眠和心情罢了),但是我十分能认可他的观点,现在国内学校的培养思路的确是这样的。
学生可以在考试时为了更好的成绩而作弊,为了在简历上可以多留下一些“证据”而去参加一些自己并不感兴趣的竞赛,为了获得高GPA而和老师打好关系,或者放弃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而全身心地参与学校设置的课程。与其说是功利主义,我更加愿意认为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无论是自愿的还是受到环境的影响导致的,这点仔细想想令我挺难受的尤其是我喜欢的那位也是其中的一员,而我却无能为力
当然,这个讲多了必定会涉及到中国教育体制的问题,本文就不讨论这个了。

还是回到关于思考的讨论吧,经过一些对select和epoll的探索后,我发现还是串行阻塞型的思维方式比较适合人类(或者至少是我的)大脑,同时开的进程一旦超过3个,来会切换就会耗费巨大的成本,且大脑处理时前台实质上只能处理一个进程(事物),有的时候在上课时突然想到一个新的点子就可能会对其“头脑风暴”一波,等到感觉应该听课时发现已经错过了许多,要重新sync上老师的节奏就会比较困难(尤其是物理这样的对我而言是零基础的课程)。

再来聊聊关于控制,自控相关的想法,这一点我感受颇深。
依然是与高中相比,那个时候基本除了学习用品以外自己其他的服饰,穿戴,发型等都是父母和与学校双方约束的结果,且可能并不像一个传统的高中生,我并不会得到定期的来自父母的所谓零花钱。
最近看到一条评论,简单摘要如下:

然而西方特别是美国普通人没有人崇拜控制一切大公司和资本主义,因为他们从小就知道资本离开了控制就是恶魔

由于学习用品是自己的随时需要用的,且基本不受管控的,我在高中时对笔和墨水的研究较多,也对英语书法十分感兴趣,创立了ECENPAC(目前也是创始人和负责人),所以现在对各个类型的笔(主要是Lamy那类欧系,德系)了解较多,也很明确自己的需求是什么。
相比校而言,就比如发型吧,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确定什么发型是一个合适和发型,每次都是让理发师尽量保持“均匀裁减”,每次剪完头发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新发型”都不知道该如何评论或许这就是她不喜欢我的原因吧2333。类似的,由于小时候缺乏对金钱的使用经验,对于经济的管控我也比较难以拿捏规划粒度,更别提服装那块了,永远灰黑配色,看上去也像是个失败的程序员:P
当然,我最担心的还是现在缺乏外界的指导,所以可能在可以预见的几年中我仍然会是现在这个状态,这听上去并不妙。

本来写了好长一段自己对于建立一个通用的,可自订化生成的关于如何培养孩子的方法的想法的来着,想了想现在虽然写代码可以被很多小白称大神/大师的我却和女生保持一个长时间的符合传统对话方式的交流都有障碍,更别提找女朋友及以后的事情了,所以现在这段还是删了吧,免得丢人,哈哈。

你这个性格和审美还是等着父母安排相亲吧 ——某同学对我如是说

MBTI


我的博客使用了Disqus评论框,如果你看不到评论框,那么多半Disqus服务在你所在的地区被墙,请使用代理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