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又一年

完成了一天的 Coding,终于得以有时间尝试静下心来些写写文章,发表一下这一年的感慨. 坐在床上,听着自己的室友开着扬声器语音聊天玩着游戏在怒吼,说实话,很难静心,由于写文章需要相对细腻的思绪表述,我也没法通过听音乐的方式进行混淆,只能硬扛,如果各位能看到这篇文章的话,应该标志着我的胜利吧.

首先从我对学校的小圈子观察来看吧,如果学校的环境是一个微型的社会的话,那么可以推断出整个社会一直在朝着一个娱乐化和浮躁化的方向发展,记得之前看到阮一峰的一篇文件,叫做 《那些无用的人》,十分认同其中一段引用:

“未来,人类可能会分化为两个主要的等级: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很聪明,很富有,有更好的基因和更长的寿命;还有一个全新的一无用处的无产阶级,他们将越来越穷地等待死亡,可能变成没有工作、没有目标、整日靠吸毒度日、戴着 VR 头盔消磨时光的乌合之众.”

现在离考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然而我们已经结课,经常听到有室友表示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我不想指责任何人,只是感觉这似乎折射出我们这一代的一个共性,引言中描述的未来离我们究竟有多远?我认为其实已经很快了.

如果有机会可以去大学寝室中走一走,就能发现很多同学开着直播,玩着游戏,一天天地过着. 直播行业在近几年似乎和比特币一样十分泡沫,反映了观看直播的人数在上升,如果没有记错,如果是 3 年前的火车站,可能大多数人会通过手机看小说或者玩游戏,而现在则是大部分人在看游戏直播. 直播主 / 网红等词汇频率的攀升更是反映了社会对于这一行当的一个关注和期待程度. 反观引言,这些同学是不是和引言中描述的一无是处的人十分类似呢?

可能有人会说,是你自己学校太差了才会这样吧,无可否认,由于高考 “失利”,我进入了一个非 985 学校,如果按照排名的话,我们学校学生的现状应该出现在中国至少 80% 的高校中. 这也意味着几年后的今天,社会上会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有着和他们相同的共性,且不去讨论这个国家 / 民族的未来会变成怎么样,但是离引言中所描述的情况,真的不远了.

马上东 8 区就要到达 2018 年了,回想一年以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说来有趣,已经写了半年多的 PHP 了,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打爆了老师自己用 NodeJS 写的一个作业上传平台后便从零开始对 PHP 的摸索,本来给自己定位是:算法 / 安全 / 系统方向的我俨然改变了兴趣变成了:工程 / 架构 / 网络的发展思路,虽然现在编写 PHP 程序的技术依然十分不成熟,但是我可以明显感觉到我兴趣点的偏移,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情.

唉,累了,不多说了,祝各位新年快乐!


我的博客使用了Disqus评论框,如果你看不到评论框,那么多半Disqus服务在你所在的地区被墙,请使用代理访问。